• <progress id="mjwjr"></progress>

      1. <tbody id="mjwjr"></tbody>

        1. <rp id="mjwjr"></rp>
          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 今天是  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
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首页 》 人物风采
          叶红专:难忘知青岁月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作者:叶红专 信息来源:红网湘西站

              人们常说生命如歌,在我们人生之歌里,总有一些音符和节拍是那样特别,那样令人难以忘怀。在夜阑人静时,记忆的闸门有时不经意的打开,思绪在过去的岁月中游走,那些生命中难忘的片段,便会像翩飞的彩蝶扑面而来,而最清晰、最绚烂的片段,便是四十多年前那葱茏的知青岁月。

              永远忘不了知青开拔下乡那天的情景。我清楚地记得,那是1975年3月22日,春分后的一天,正值一年中最美的时节,花草在拔节生长,鸟儿在枝头鸣唱,大地处处生气勃勃。我们龙山一中几百名高中毕业生,即将奔赴农村广阔天地,成为新一批下乡知青,此时的心情恰如这美好的季节,充满希望与激情,满怀憧憬与梦想。我们胸前佩戴着大红花,肩上背负着被褥行囊,心中怀揣着“广阔天地大有作为”的理想,齐刷刷地站在军绿色的解放牌汽车车厢里,向前来送行的亲友挥手道别。母亲脸上写满了不舍与牵挂,而“少年不识愁滋味”的我们,心中虽有对家的眷恋,但更多的是响应伟大号召成为知青的光荣,是对全新而又未知的人生旅程的期待。随着一声汽笛长鸣,车子徐徐开动,缓缓加速,渐行渐远,我们的心却比车子跑得更快,早已飞向前方那未曾踏足的村寨、田野。

              我们那批上山下乡知青,户口先落到公社生产队,一开始就到落户生产队劳动锻炼,然后再集中到知青场。我插队落户的地方是龙山县兴隆公社白洞大队第一生产队,乡亲们世世代代过着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,保持着淳朴、善良、宽厚的农民本色。当时农村生活很苦,粮食十分紧缺,我们这些十六七岁的青年人经常吃不饱饭。但乡亲们对我们这些插队落户的“城里伢”很关心,有时还把藏在谷壳里自己都舍不得吃的腊肉拿出来,也会特意在菜里加点油,干农活时对我们也特别关照……我落户在第一生产队向老队长家里,向老队长六十来岁,性情忠直憨厚,平时话语不多,但我时常能感受到他对我关心呵护的温度。插队的第一天,老队长叫我先休息,我想当知青就是来劳动的,怎么能休息呢?非要跟大伙一起挑石块、搬木头修大队部。一个上午下来,老队长看到我疲惫的样子,下午便给我换了个活儿,安排我随妇女队挖田坎种黄豆,我不懂技巧握紧锄头挖了一下午,手掌磨出了一个个血泡。老队长看了很是心疼,第二天便安排我一个更轻松的活计,拿着火枪赶山雀守秧田。我扛着火枪,带着老队长的小孙子在田边赶了几天山雀,心里总觉得憋屈,硬着头皮要求老队长安排我再和队里劳力一样出工,老队长依了我。

              劳动锻炼,是知青生活不变的主题。在火热的集体生活中,我们亲近大地,感悟生活,学习成长,收获着欢欣与喜悦,挥洒着汗水与泪水,增长了生活智慧和社会才干。记得我落户的白洞大队有个砖窑,烧砖用的柴火要到十来里外的山上去背。到了山上,老队长扎了两小捆柴火,想为我打个“人”字撑架便于上肩、歇脚,我不在意,扛起另外一捆较大的柴火就往山下走,一开始还颇有点气昂昂的派头,但很快就尝到了不自量力的苦头,感觉肩上的柴火越压越重,累得我汗流浃背、举步维艰。但我最终没有放弃,硬是拼着不服输的一股劲,咬紧牙关一步一步向砖窑挪移,那十来里路呀,比平时几十里路还长。终于挨到砖窑卸下柴,一种如释重负的清爽惬意顿时弥漫全身,虽然肩膀磨肿了,还破了皮,但看到柴火过秤有67斤,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胜利感。之后随着劳动磨炼的积累,上山挑柴、打谷挑粮路比较远时,我一般能挑一百二十来斤;修农田水利路不远时,一百斤一包的水泥也能挑起两包。虽然后来越挑越多,但记忆最深刻的仍然是第一次的“67斤”,那是我之后不断刷新劳动记录的起点。

              知青场里最苦最累的劳动要算烧石灰了,石灰窑是知青场的“支柱产业”,一年可以为场里创收两万多块钱。在那1角钱就可以吃餐饭的年代,两万块钱可是个大数目。场里对烧石灰创收弥补知青场经费不足非常重视,都是选派劳动能力强、能吃苦的知青去做。我们场里的石灰窑是个圆形梭窑,烧石灰需在最底层铺一层柴,上面铺一层石灰石,再铺一层煤,接着又是一层石灰石、一层煤……层层叠至窑顶,烧好后从窑底掏出生石灰,清除灰渣,再从窑顶一层层加石灰石和煤。我们每天都要早起放炮炸石,然后把石头一块块搬到窑边,用铁锤破成小块,手、脚和脖子等裸露处经常被弹起来的碎石扎起小血粒。特别是夏天,温度本来就高,石灰窑里更是炙烤难耐,我们每次进窑底坑道都是一身老汗,生石灰和灰渣又烫,还要用肚皮顶着撮箕往外搬运,汗水浸过石灰渣透过磨红的肚皮实在难受。三年来的知青生活,我烧了一年多的石灰,这段苦累的工夫磨砺了我的身体和心志。值得回忆的劳动场景太多太多,掏粪浇地、插秧打谷、搬砖上瓦、挑土运石建知青屋……什么脏活、苦活、累活都干过。知青生活这段苦乐年华,充满了劳动生活的激情,也铺就了知青艰苦创业、奋发上进的青春底色。

              几年的知青生活,战友们在朝夕相处间建立了真挚而深厚的友情,大家抱着“在农村干出一番事业”的理想,纯洁简单、互帮互助,亲如兄弟姊妹,知青场就象一个大家庭,友情的薪火点亮了知青生活的点点滴滴,温暖了知青生活的日日夜夜。还记得我们一起上山砍柴的情景,山高坡陡空手爬上去都喘不过气来,身体强壮些的男同学总是把柴先背下山,记了工分后又折回去帮体弱的同学把柴背下来。这无数趟背柴、挑粮、运石的路上,洒满了我们的汗水与欢欣,也播下了知青友情的种子,在田野阡陌、山峦沟壑间生根发芽,伴随着我们走过那段艰苦岁月。那个时候,我们在劳动之余也经常一起谈人生、谈未来、谈理想,每当夜幕降临,我们经常点煤油灯看书学习,有时也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欣赏有特长的伙计们吹笛子、拉二胡、吹口琴……我经常一边听着大家吹拉弹唱,一边乐在其中地画画、刻木刻、出黑板报,有时也给老乡们写生画像,这些情景至今想起来都倍感亲切、陶醉。这种特殊的味道,给艰苦的知青岁月增添了许多值得回味的情趣,那个时代的烙印,深深地镌刻在我的心灵深处。《喜送公粮》《赛马》《江河水》,还有《苗岭的早晨》的长腔短调,至今仍在我的耳边时常回响,挥之不去,历久弥新。

              组织上对我们知青倾注了很多关爱,公社领导和带队干部也非常关心我们的成长进步,在他们关心培养下,我干过知青场的生产队长、会计、民兵营长、场委会和支部负责人,但我印象最深的是刚从生产队回到知青场时,带队干部要我当司务长,负责知青场的伙食,组织安排大家的生活,忙得不亦乐乎。虽然工作比较轻松,但我还是觉得没有下地劳动锻炼“雄”,就向带我们劳动锻炼的潘队长提出下队劳动的要求。潘队长很风趣,开玩笑对我说:“我们知青场是个连队,你这个司务长就是勤杂排长,相当于排级干部。”我又干了三个月,但他最终没拗过我,让我下了队。潘队长参过军,当过代理排长,到过大上海,还写得一笔好字,我们对这位见过世面的队长十分敬佩,也跟他学了很多东西。传统教育让我们始终在思想上充满了上进心,我是在知青场入的党,当时入党要求很高,既有严格的政治标准,还要看过硬的劳动表现,可以说知青场的党员都是“扁担挑出来的”。

              从一个懵懂少年成长为一名弱冠青年,激情燃烧的知青岁月,已经成为我们这一代人生命中最为宝贵的财富。是它让我们认识了社会、熟悉了农村、感受了责任,也让我们学会了感恩,感恩于党组织的培养,感恩于公社干部和带队干部的关心,感恩于乡亲们的亲情,感恩于时代给予我们的磨砺。我们不管走到什么地方,不管在什么岗位,始终不敢忘记自己从哪里来、要到哪里去、该干什么,时刻勉励自己竭尽所能为老百姓多做好事,直至后来组织培养我走上重要工作岗位,也始终没有忘记知青生活这段成长的经历,没有忘记老百姓对我们的关爱,更没有忘记乡亲们年复一年“面朝黄土背朝天”的艰辛,只想多为他们摆脱贫困、生活好起来、富起来尽自己的一份心、一份力,以图报答党和人民的恩情于万一。
          (作者为中共湘西州委书记)

          相关文章
          ·从访谈中了解不同视角下的土家族打溜子的历史与现状
          ·山巅的村庄
          ·老屋下的乐章
          ·竹林内外
          ·专访:梯玛后人田德武
          ·沿河土家饮食文化溯源及保护与开发
          ·梯玛的绝技和功能
          ·访谈土家民俗专家刘能朴
          ·《来凤历史与文化》编纂座谈会在中南民族大学召开
          ·莫氏第四代传人莫淑珍

          版权与免责声明 | 进入论坛
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图说分享
          · 从访谈中了解不同视角下的土家族打溜子的历
          · 老屋下的乐章
          · 竹林内外
          · 专访:梯玛后人田德武
          · 李金初:一场教育改写人生的创新尝试
          · 土家族学者覃代伦授课2018中国非洲国家
          · 叶红专:难忘知青岁月
          · 艾前进:我对恩师张必清的记忆片断

          田隆信 土家音乐是我一

          杨正午 土家山寨走来的

          谭学聪 将土家族文化传播

          潘光旦 土家族与古代巴人
          · 李金初:美好人生核心素养体系初步构建  
          · 洪家志:北京市第七批援藏干部雪域高原写...  
          · 杨盛龙 用文字记录民族生活风采助推民族...  
          · 向仍旦  
          · 漫说杨盛龙有关湘西散文的创作  
          · 李小琳 回到魂牵梦萦的奶奶家乡酉阳  
          · 向云驹 论“文化空间”  
          · 萧洪恩与土家族哲学研究  
             邓超予 为传承和弘扬土家族文化做贡献
             开国中将廖汉生与十世班禅大师
             彭剑秋 土家族文化的守望者
             土家姐妹将建土家族医药治疗不孕症基地
             土家族籍全国政协常委田岚的时代风彩
             杨再平 刻骨铭心的城乡差别情结
             周水秀 土家山乡的平安守护者
             袁仲由 为民族宗教工作续写新篇章
          关于我们 |  网站介绍 |  管理团队 |  申请链接 |  欢迎投稿 |  网站声明 |  联系我们 |  网站大事记

          版权所有:土家族文化网   地址: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 
          技术支持: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    服务热线:15811366188   邮箱:tujiazu@vip.sina.com    
         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,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,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。
          京ICP备13015328号-2号 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

          彩6彩票